被需要的快乐

发布时间: 2016-01-22 18:09:59 人浏览

 当刚接到《我奉献 我快乐》这个演讲主题的时候,我问自己,做什么能让我快乐?

小时候每天跟母亲一起挤公交车,那个时候我觉得售票员应该是最快乐的,她不仅每天手上攒成一沓钞票外,最重要的是不论车厢多拥挤她一定有位置坐。上了小学,我的零花钱很少,我羡慕下课就可以去买零食的小朋友,那个时候我觉得开一间小卖铺绝对是最快乐的事情。

 现在看来这都是幼年很可笑的想法,在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我才真真正正的审视和思考做什么会让我快乐,做什么我能带给别人快乐,最后我选择做一名医生,选择了医学影像这个专业。

 在外人眼里,放射科医生不像医生,我们从来不做手术也不开药,只是操作机器,看片子写报告,最要命的是它还是个“吃辐射”的行当。可是我愿意为此奉献,因为临床医生需要我们,病人需要我们。普通人眼里的乱码、黑白照,在我们的解读下会变成不同的信息传递出来。

      13年我来到校医院,在这里一种强烈的被需要感包围着我。其中李笏奶奶给我的印象最深,那时我刚来医院不久,有一天一大早她出现在放射科登记室窗口前,我接过她的申请单,看到了面露不适,手捂胸口。我关切的问她怎么不舒服,她告诉我前两天去做了个全身按摩,可一个星期过去了,胸口还是隐隐作痛,就连呼吸和咳嗽的疼痛难忍。例行给李奶奶登记、拍了片子。在X线片上看到她的胸骨前缘局部骨质中断。考虑到胸骨虽然是一块很厚实的密质骨,不容易骨折,但老人已经80岁高龄骨质疏松再加上之前有外压史,我下了胸骨骨折的诊断。拿到结果的老人当时不太能接受这个结果,毕竟按摩就能骨折的事情鲜有发生。我详细跟她阐述了我诊断的理由,也建议她可以去外面再做个CT进一步检查。之后的CT报告证实了我的诊断,她对我满口感谢。之后但凡他去外院做了影像的相关检查都会隔日提着片子来让我再给他仔细看一遍。我在她眼里看到了信任,她给我带来了巨大的被需要感。

      说到奉献,我的主任王立新主任就是我最好的榜样,他在医院工作了20年。因为放射科有每天有常规体检工作,所以他每天都会在七点五十之前来到科室开机器提前做准备工作。他没有架子,总是跟我们抢活儿干。他调侃说自己是“师太杀手”,因为学校有太多的老师都特别信赖我们主任,他连续两年评为医院好医生称号,这都跟他一直设身处地的为患者考虑分不开的。

      其实默默为医院奉献的人还有很多很多,我觉得医院就像一台汽车,我们每个科室都是这台汽车的组成部分,每个员工都是这辆车上的一个小部件。我们各个科室各尽其职,有的充当方向盘,引领我们要去的方向;有的是汽车的发动机,给汽车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有的是汽车外壳,为汽车的安全保驾护航。当我们看见这台汽车能跑更远,马力更足时,我们会发自内心的快乐。是的,我奉献,我们快乐!2016年希望自己工作更充实,更被需要。2016年希望我们的医院越来越好。加油!


放射科 蒋莹  供稿